自贸区专报 | 著名经济学家曹远征:海南自贸港建设要在滚动发展中补齐短板
日期:2019-03-26 浏览
来源:《今日海南》2019年第3期 作者:蔡萌 2019-03-20 18:36:00

  旅游产业是海南的龙头产业之一。近年来,海南的旅游收入和旅游人数均保持快速增长。图为游客在三亚蜈支洲岛游玩。图/海南日报

省政府顾问、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接受本刊记者独家专访

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要在滚动发展中补齐短板

文 | 本刊记者 蔡萌

  专家简介

  曹远征,海南省政府顾问,国家特殊津贴获得者。现任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国务院新闻办《中国网》专栏作家、专家,兼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导师,美国南加州大学客座教授,上海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秘书长等,著名经济学家论坛“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中国民生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著有《通货膨胀的国际传递》《中国经济:面向未来的发展与挑战》《中国私营经济的发展》等。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今年将“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推进海南自贸试验区建设、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海南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政策落实年,举全省之力抓好政策落实,推进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事关全局、刻不容缓。

  “当前推进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的关键是要把现有的政策落实到位,在滚动中发现短板、补齐短板。”日前,省政府顾问、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著名经济学家曹远征接受本刊记者专访。他表示,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是事关我国发展格局的国家重大战略,要以服务业开放为核心,解放思想、落实细节,推进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

  位于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内的博鳌超级医院。图/海南日报

  经略南海 努力拥抱海洋文明

  “长期以来,无论是来海南旅游工作的,还是在海南生活的,人们都习惯将海南视为海南岛。看陆地面积,海南岛仅3万多平方公里,但国家授权海南管辖的海域面积高达200万平方公里,所以海南的发展更重要的是面向海洋。”早在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前,曹远征就曾来到海南参与建省调研工作。30多年来,他见证了改革开放为给海南经济社会带来的巨变,但同时也看到海南海洋发展的相对落后。如今,海南再次站到改革开放最前沿,曹远征强调,海南“要拥抱海洋文明”“一定不能将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简单视为海南本省的问题”。

  “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是国家重大战略,而且可以说是千年大计。如果从千年的历史角度观察,可以发现,中国的文明基本是大陆文明,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处在主导地位。直到百年前,海洋文明的崛起带来巨大的冲击。今天,我们谈到市场经济、自由贸易等,都是海洋文明的范畴。”在曹远征看来,改革开放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就是拥抱海洋文明。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世界上处于一个特殊的枢纽地位——海洋文明通过中国这个版块和大陆文明相衔接,中国协调了两个文明的发展。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就能看到海南在其中的特殊地位——努力拥抱海洋文明;同时,也能看到雄安的特殊地位——努力拓展大陆文明。‘北雄安,南海南’,是关乎国家发展格局的千年大计;而长江经济带则是南北之间的一个枢纽。从这一战略格局上看,海南的进一步开放对中国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如果能够在这里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将进一步拓展中国的发展格局。”曹远征认为,这是中国特色自贸港提出的最深刻背景。

  他认为,海南要经略南海,建立起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略支点,和东盟自贸区形成互动,成为中国和东盟自贸区之间的桥梁。“如此,我们才能真正有机地拥抱海洋文明,把海洋文明和大陆文明融合起来。对海南而言,眼睛向南比眼睛向北更为重要。历史上也是这样的,比如产生深远影响的‘下南洋’;而今天,我们则需要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就是经略南海,拓展中国的发展格局。”

  海南加大教育投入,引进国内外的优质教育资源合作办学。图为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陵水分校 陈思国 摄

  树立标准 打造教育医疗服务制高点

  按照“体现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符合海南发展定位”的要求,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海南将以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打造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在曹远征看来,这个更高层次开放的核心就是服务业开放。为此,他建议海南抓住两个核心:一是医疗制高点,二是教育制高点。

  “随着中国有3亿多人口进入中等以上收入水平,人们的需求也更广泛、多元,不仅仅需要好的产品,也需要好的服务,并且随着中国居民收入的持续提高,中国将形成全球最大的一个市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是服务业所需提供的服务内容,其中首要的就是教育和医疗。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到海外就医的人数已突破60万人次,如果海南能够提供世界一流的医疗服务,使其中的一部分就医群体转移到海南,那么这个带动效应将有多大?再说教育,国内许多中产、高产人群会把子女送到国外求学。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大幅放宽教育领域外资市场准入,那么海南能不能把世界一流学校和专业引到这儿来,打造出一个教育的高地?而这些服务内容,不仅仅是面向海南人的,而是面向全国、东南亚地区乃至全世界的。”曹远征相信,教育和医疗服务业的开放,是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区别于全国其他自贸区的最大特色。

  那么,海南要如何抢抓良机,形成服务业的核心竞争力?曹远征认为,一定要解放思想,把中央赋予海南的政策用实、用好。“中央给了海南加大医疗、教育等领域开放力度的政策,那么海南就要抓住这个机会,力争把世界一流的学校、一流的医疗服务引入海南。这不是无稽之谈。郑大一附院,十几年前还是郑州一所床位不足2000张、并不起眼的公立医院,而今床位超万张,成为全球最大的医院,年营收破100亿;南方科技大学‘白手起家’,在短短几年内迅速成为国内知名的高水平研究大学;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北大汇丰商学院等也是从无到有,现今已经在国内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这样的先例有很多,海南应该借鉴参考。”曹远征强调,海南要汲取过去的经验教训,解放思想、大胆创新。“中国改革的经验就是要创新。创新不是沿袭旧体制、在其基础上创新,而是要建立起新的来消化旧的。

  当然,打造服务业高地,当前海南还存在许多短板。在曹远征看来,最大的短板不是硬性基础设施,而是软性基础设施,如司法、标准、规章等。“当前,海南在软性基础设施上面临很多问题。比如,海南打造医疗的制高点,吸引各国人民前来治病就医,如果这个愿景马上成为现实就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假如发生医患纠纷,要按照哪国法律化解纠纷?这就是标准问题。所以,发展服务业不是投资问题,而是标准问题。如果这个标准树立不起来,是无法提供好服务的。标准如何树立?还是靠体制机制创新,创新出来了标准也就树立起来了。”

  2016年4月28日,海南股权交易中心服务中心在三亚揭牌。图/海南日报

  创新内容 发展现代金融服务

  建成中国特色自贸港,实现人流、货流和资金流跨境更加自由流动——要实现这一愿景,金融改革自然也不能缺位。《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明确提出加快金融开放创新。据了解,过去一年,海南金融业投资增长74.4%,新设外商投资企业167家。在不久前举办的首届海南国际金融科技创新峰会上,美国著名投资人吉姆·罗杰斯表示,海南全岛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具有巨大潜力,他相信,几十年后,海南有望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如果说海南有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那么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一定是区别于传统国际金融中心的,不是为企业投融资、贸易融资服务的中心,而是以消费金融为主要服务内容的中心。”曹远征强调,金融与经济是共生共荣的,海南金融业发展应该服务于现代服务业,即发展现代金融服务。

  “打造泛南海经济合作圈是经略南海的题中之义,金融服务当然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但我们需要看到,东南亚国家的金融业是很发达的,新加坡就是典型,所以,海南需要实现错位发展,这就要回到海南本身的定位。如果海南能够形成一个教育医疗服务的制高点,那么给教育医疗服务业服务的就是金融,将是海南金融发展的最大良机。”曹远征认为,海南金融业发展要和东南亚等地区的国际金融活动联系起来。

  “海南的目标不是吸引资本,而是吸引人,把人留在这里,进而产生服务、税收等。”曹远征提出,在现有经济基础上,海南金融业形态有竞争过度的风险。“近年来海南金融业占GDP比重逐年提高,在全国排在前列。但应该看到,海南人口仅900多万,所以,海南金融业的发展不是要在现有金融机构的基础上进一步增设、增加新的机构和资本,这些意义不大。关键要有创新,要找到新的金融服务内容、服务标准和产品,而不是寻找政策洼地。

  他建议,海南利用现有优势,在创新金融工具、金融安排上努力,为经济的长期发展提供长期融资机制。“要以新增长点为基础,来创造新的金融安排。比如,海南生态环境良好,那能不能率先建立碳排放交易所?这是金融交易。支持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的金融服务应该怎么做,是否需要做离岸金融?这些都是自然发展的结果。”

  2017年4月3日,我省首例空中医疗救援顺利实施。刘洋摄

  强化落实 从细节入手行动起来

  过去一年,在协同推进各项改革开放举措时,海南把中央赋予的各项政策细化为具体项目,大批符合海南定位的产业项目落户,去年集中开工项目投资1400多亿元、签约1900多亿元。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省委书记刘赐贵再次强调,“今年是海南省委确定的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政策落实年”,他表示海南将继续推动在几个时间节点,集中签约开工注册一批项目和企业,确保项目落地、政策见效。

  记者了解到,自中央宣布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贸试验区,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贸港以来,中央明确的第一批11个配套方案中的7个方案已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其中5个方案已印发实施。

  曹远征认为,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的相关政策规划都非常到位,现在海南最急需的不是更多新政策,而是把已经给到的政策落实到位。“从建省办经济特区到打造国际旅游岛,再到全岛建设自贸试验区、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贸港,中央赋予了海南一系列针对性的政策。所以当前需要讨论的不是政策框架,而是怎样落实,这是海南发展的核心问题。而落实的核心则在于细节,只有从细节入手,才会发现哪些亟须解决、哪些亟待补齐、哪些还需争取。”他以医疗服务为例,“比如博鳌乐城正在打造医疗旅游服务先行区,那么美国的抗癌新药通过审查后可不可以免审在乐城率先落地?新药落地使用后,效果怎样,病人还有什么需求,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地引进国外的医生、手术设备……只有这样一点点地落实,才能够形成正向循环,医疗服务才能成为海南有竞争优势的产业。”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海南要从细节、基础入手,只有发展起来了,才知道缺什么、差在哪。”在曹远征看来,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贸港最简单高效的做法就是对照国际标准做减法。“我们有许多参照对象——看看香港、新加坡、迪拜这些成熟的自贸港是怎么做的,他们现成的经验,哪些是海南目前有条件做的,哪些是做不到的,哪些是不能做的,就作‘减’法,独特性是‘减’出来的。正如习总书记所说的,‘一切从国情出发、从实际出发,既总结国内成功做法又借鉴国外有益经验,既大胆探索又脚踏实地,敢闯敢干,大胆实践。’”

  曹远征强调,海南一定要认真总结过去30年的教训,把这些经验作为未来防范风险的依据。“比如房地产泡沫——海南是中国唯一经历过房地产泡沫的省份。为什么会出现泡沫?主要是没有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地产商一哄而上建大房子,造成后来大量高楼烂尾、土地闲置。总结经验,我们发现,海南需要用服务业重塑房地产,海南需要发展的是以出租物业、商用地产和服务设施相关为主的地产业。比如发展医疗服务,有病人来就医,就会相应地有陪护需求、有租房的需求,也会相应地有消费需求,这就叫注入服务内容。所以,海南的发展首先需要针对全国乃至更大范围的居民的痛点来找。如果能够解决痛点中的体制机制障碍,甚至形成高地,海南就能后发制人形成自己的竞争优势。

  在他看来,海南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部活历史,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风险和挑战,要痛定思痛,反思是在哪里跌倒的,为什么会跌倒,怎样爬起来的,才知道将来的路怎么走。“跌倒了爬起来要走,但一定要回头看看,绊在哪块石头上了,不能在一种石头上绊两、三次。解决好这些问题,海南在未来的发展中才能一路走好、更加繁荣。”

  3月18日,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项目(第三批)集中开工和签约活动在海口西海岸举行。王凯 摄

责任编辑:吴婵